OUR WORK

展現最真實的美麗

曾經的案例不是籌碼而是與您一起的新起點

鑫琦警鐘:瘋狂P2P正面臨崩盤風險

發布者:捷森科技         時間:2016-02-19 09:02:07

上帝欲使之滅亡,必先使之瘋狂。古希臘悲劇作家歐底庇德斯如是說。


當前的P2P網貸行業似乎正處于瘋狂之時,e租寶700億元、大大集團40億元、泛亞?;?30億元事件尚未平息,新三板企業鑫琦資產又出現了19億元的兌付?;?。


2月16日,鑫琦資產上海分公司爆發“到期不能兌付利息、本金”,事涉資金19億元,牽連投資人5000人。


P2P網貸行業已進入?;搗⒏叻?,不出意外,近期將爆發更多的崩盤、跑路事件;而互聯網金融領域最為瘋狂的一支,P2P網貸行業可能迎來“傳導”效應,贖回與嚴查或許將重傷這一行業;鑫琦事件可能只是一次蝴蝶振翅,2016年,將成為P2P的死亡年。


P2P簡史


2005年3月,Zopa的誕生開啟了全球的P2P金融業務,美國的Prosper、Lengding Club等企業的飛速發展將這一模式導入中國。


2006年5月,宜信旗下宜人貸進軍P2P,一年后,P2P在中國開始形成互聯網史上最為瘋狂的一波創業潮,遠超千團大戰。


時至今日,國內迅速出現了超過4000家網貸平臺,甚至超過100家上市公司亦進入了P2P網貸陣營,如平安旗下陸金所,民生銀行旗下的民生易貸、民生轉賺等。


根據網貸天眼研究院不完全統計,截至1月30日,P2P網貸平臺已達3923家,其中在運營平臺為2473家。


分布上,廣東累計平臺數量728家,山東504家,其后依次為北京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蘇、安徽、湖北和四川。


盡管增速下降,但平臺數量仍在增長,報告顯示,1月新增P2P平臺32家。


看上去很美的P2P網貸行業,由于長期的金融壓抑和信貸約束而迅猛發展,立足于小微企業的P2P網貸領域瘋狂野蠻生長。


大量資本的進入亦助推了這一趨勢,如人人貸、有利網、積朩盒子、投哪網等迅速獲得了融資,金融集團領域的平安、國企背景的開鑫貸等亦不耐寂寞,加入陣營。


但最重要的原因卻不是以上,而是開設P2P網貸公司的低門檻。在網上,一套P2P網貸系統在網絡上只售賣幾十萬元,甚至幾萬元、幾千元的的P2P軟件即可買到。


有了這套系統,注冊個公司,即可開干P2P,簡單么?真的很簡單。


貪婪與恐懼


但當夢想照進現實,血淋淋的場景卻正在不斷上演。


P2P創業的低門檻,讓這個行業得以野蠻生長,甚至造成了諸多“龐氏騙局”,從從容容血洗中層。


網貸天眼數據顯示1月新增問題平臺93家,環比上升13.41%,同比上升24%。


P2P領域的亂象可謂“匪夷所思”:鑫利源公然在官網發布“跑路公告”,808去年10月的限制提現公告,2月3日,山東泰安同鑫創投發布奇葩公告:老板被火化了。


征信、技術、監管、法律及投資者教育均嚴重滯后,但其背后,卻是血洗中層之殘酷,多少家庭傾家蕩產、妻離子散?


目前P2P網貸多是以下模式:一是擔?;溝1=灰祝河珊獻韉男〈競偷1;固峁┧氐1DJ?,如有利網;二是大型金融集團推出的網貸平臺,如平安陸金所,線下審核、全額擔保、債權轉讓模式;三是債權轉讓模式,如宜信旗下宜人貸,采取平衡系數方式,即宜信先拿下債權,然后對其進行拆散轉讓;四是O2O模式,如阿里小貸模式,其特征一方面是根據信用數據做貸款,另一方面則是貸款金額不大,多為消費貸款與供應鏈短期貸款。


P2P的點對點貸款,其本質是是以玩錢(以資金作為標的)的商業模式,其誘惑不言而喻。


在2015年7月,央行等十部委的《P2P網貸管理暫行辦法》出臺,監管開始強化,對于資金托管銀行、風險準備金等各方面開始嚴管,2016年P2P平臺首次出現負增長。


此前不久,部分銀行已暫停P2P充值通道,如農行、招行、交行,據了解,建行也封閉了相關接口。


甚至,全國出現了對互聯網金融公司的“停批潮”。


實際上,早在2014年4月,銀監會的四條紅線(明確中介平臺、平臺自身不得擔保、禁設資金池、不得非法吸收公眾資金)來劃定P2P的業務邊界。


但似乎一切已晚,一場空前的P2P悲劇正在上演。


面對公眾不顧一切“傻子般”沖進P2P企業,面對著天量的資金,猶如毒品一般讓人無法自止。


此番出事的鑫琦資產,在剛剛幾天前的年會上,卻是姜育恒、蔣 大為、胡晴云、程雷等一眾明星捧場,可謂場面宏大。E租寶也是要將LV包買光……但花天酒地背后,是投資人的血和淚。


P2P網貸領域瘋狂的廣告與地推、緊貼官方機構、虛假宣傳與壞賬率把戲、偽資金托管、自建資金池等把戲,實打實的在上演,因為在P2P的實際運營中,錢似乎最不是問題。


從投資回報率高達22%以上,再到今天的12-15%,看似高回報的P2P正變成瘋狂的陷阱。


不完全報告顯示,截至2015年11月,全國問題平臺1248家,占比30%以上。


互聯網金融專家、豆芽金服CEO李世棟認為,相當部分P2P平臺壞賬率已達20%以上。


令人恐懼的數據,正在讓眾多的P2P投資人如夢初醒:你要別人的利息,別人卻在要你的本金!


系統風險


這一次是鑫琦,下一個是誰?


一個接一個的崩盤,讓小李(化名)心生恐懼,他是一個獵頭公司的職員,因為在近二年來,他干的最多的就是幫P2P平臺獵頭,而對這一行業有了較早的接觸。


他一口氣買了91旺財、真融寶、網信、宜人貸、懶投資、陸金所等多家P2P理財產品,正是害怕風險,他較明智地進行了分散投資。


盡管值得慶幸的是他投資的平臺沒有出現“跑路”,但最近他卻坐臥不安。因為,他最主要的投資約定到期日要到5月,而據說他的姐姐,投資額度已達百萬之巨。


另外一個朋友是一位媒體高管,媳婦經不住誘惑買了近百萬的P2P產品,但不幸的是,主要是泛亞,血本無歸。他未參加維權,不鬧,甚至都不敢去埋怨媳婦。


“這輩子不會再碰P2P產品了!”他讓媳婦兒寫了這樣的保證。


但,更多的投資人正和小李一樣,陷入恐懼,正在想方設法提回本金,那怕是損失手續費,甚至部分本金。


2016年P2P進入了死亡年。擠兌潮正在出現,P2P行業資金鏈緊張乃至斷裂已經出現,李世棟如是認為。


系統風險正在籠罩P2P網貸。多家公司均向地歌網坦承,最近壓力山大。


騙局式的e租寶、大大集團、資金池式的泛亞、壞賬風險式的陸金所、資金鏈斷裂式的鑫琦資產的“白色恐怖”之下,一場最大的?;蝗煥戳伲捍擠縵?!


擠兌+更嚴厲監管雙重打擊之下,P2P網貸行業正面臨滅頂之災。


只是,一夢醒來,你的錢還在嘛?


中國互聯網資深服務商

聯系捷森,免費獲得專屬《策劃方案》及報價
咨詢相關問題或預約面談,可以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聯系:

400-681-9511 / 0531-88909511在線咨詢